你想見他們嗎?官員問。

我無法相信人類竟然犯下這麼嚴重的罪行。記憶投影儀的全景影像,闃然無聲,色彩卻格外鮮明。無法判斷是誰開頭的,在荒涼的曠野中,他們起先只是謹慎地互相咬齧手指。他們並未依賴調和劑的幫助,只能一小口,一小口,仔細咀嚼,再無滋無味地吞入。然後過程加速了。他們撕扯對方的耳,掠奪對方的鼻樑,刨挖對方的眼珠,啃噬對方的唇,激烈得像是殺戮。必然有些什麼驅使了這樣瘋狂的行徑。那無以名狀的貪婪,暴烈,忘我──也許他只是想實踐理論,而她只是想實驗調和?吞食速度遠遠超越了再生的極限,我在驚駭之中發現,終於,他們融合一體了。

我相信,那小小的戒環代表人類演化的重要關鍵。直到現在,社交場合的交換儀式大多以手指為首選。參與者對於團體的歸屬感,也常以貢獻的手指數量作為衡量。這想必是古代風俗留存至今的遺跡。



諸君,仔細想想,我們身體最容易剝落的部位是哪裡?手指。指環顯然是遠古人類嘗試交換的初始步驟。他們將狹小的戒環套在手指根部,好讓指根的血流逐漸阻斷,以便剝除手指。當時人類並沒有再生功能,因此這實驗階段的交換儀式,很可能只發生在某些具有特殊關聯的團體,甚至只存在於兩個獨特的個體之間。

我又再啜飲一口龐貝。讓火山爆發吧,我想。

遠古人類的壽命極其有限。他們透過生殖器官才得以繁衍,才得以延續個體的某些特質,以及整個人類的命運。如今,我們已揚棄那種落後途徑。藉由回歸方程式的精密計算,我們得知最佳化的人口數量,並由社會平衡局嚴密監控。我們一再和其他人交換身體,吸納,轉換,再生為新的自我,並在這過程裡,與人類整體共享知識與情感。沒有個體在這過程中滅亡,當然也從沒產生新的人口。不生不滅,是我們維持固定人口數量的處世之道。

社會平衡局的官員在凌晨闖入我的住家。那時,我昏昏沉沉,因為短時間內被卡崔娜和龐貝接連襲擊,記憶只剩片段。我記得演講終曲,他步下講台,穿越失控的會場,走向我們。我在強烈的幻覺裡痛苦難堪。我知道在製備調和劑的過程裡,她曾反覆體驗,終於再也無法從那些致幻的成分體驗任何歡愉。然而他那番叛經離道的理論,卻使得她情緒高漲,周身滿是流動的光。去吧,我說,妳一定有些事想和他討論。

房屋貸款第38屆時報文學獎 短篇小說組 評審獎作品-饗宴

我點點頭。

然而,事實正如我們表面所見這般直覺?或者,我們先祖可能過著更隱晦難解的生活?可敬的考古同仁仔細分析戒環材料,獲取的並非更多資訊,而是困惑。大部份戒環的材質是金銀類的金屬,偶爾出現鑽石紅寶石之屬的礦物。比對當時的地質成分及社經結構,我們相信那些戒環甚為貴重,其經濟價值甚至可換取數年的營養供給。讓罪犯套著如此價值不菲的刑具,也太不合邏輯了。那麼,相比之下,我的假設並不是那麼不通情理。我要問,諸君,是不是有可能,那些顯然會造成痛楚的戒環,是遠古人類自願套上的?

他深信自己找到人類演化的關鍵。他的話語如同熾熱的石塊,從夜空裡紛亂砸落,整個會場陷於或大或小的野火之中。群眾眼裡,那些堅實如地表的信念,出現裂痕了。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第38屆時報文學獎-短篇小說組-評審獎作品-饗宴-215005496.html

然而,不時轉換本質的自我,在恆常穩定的社會結構裡,是否還殘存著遠古人類的孤獨之感?如果皮膚堅實的個體演化出交換和再生的功能,是人類歷史趨勢,那麼,諸君,我們在此,我們的未來為何?難道你不曾懷疑,我們終將跨越交換和再生的階段,持續進化,終於達到那個神話形容的,融為一體的完整狀態?即使,與他人融為一體,終將減少人口數量,而冒犯了社會平衡的嚴苛規定?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鑑古可以知今。諸位,從遠古人類發展交換能力的過程,我們領受了什麼?人類演進的方向究竟為何?如果演化有個終極目標,那麼,什麼才是至善至美的狀態?人類先祖缺乏交換的能力,因此,他們終其一生,也無法真的領略另一個個體的況味,更不可能感受一絲一毫的整體意識。這種狀況,恆常為獨立個體的宿命,是我們認知那個時代最重要的基礎。我們必須憑藉想像才能理解,當時,孤獨感無可避免地根植於每個靈魂深處。

最近出土的骸骨,揭露了人類進化的關鍵。考古學界一直百思不解,為什麼有這麼多具屍骸的指骨,特別是中指及無名指,套著金屬材質的戒環。經過仔細分析,確認這些戒環絕非身體自然生成的附加物。比對遠古人類的其他生理結構,除了醫療用的人工植入器材,幾乎沒有其他外來物體,那麼,這些金屬戒環必然擁有特殊用處。

信貸

中國時報【林志豪】

他正面挑戰了百年來人類穩定發展的基礎。群眾沸騰了,憤怒之火蔓延整個會場。我感到暈眩。他竟然引用那個被禁絕的神話,來作為未來的藍圖。那卷軸是我多年前從廢墟挖掘出來的,不多時便因牴觸社會平衡的基礎,而被嚴格管制。我相信只有我曾仔細研讀這個經典,並顫抖著領略其中奧妙。我從未和其他人討論此事。那麼,他是如何經由多次我不知情的交換,一點一滴吸納我的核心,並轉換為他自己?詭異的是,這時,我感受到他在我體內的部份了。逐漸稀薄的空氣裡,炙熱的熔岩如蛞蝓緩步爬行,鮮艷,黏滯,將一切吞噬。接著,我看見自己碳化的身體將火山灰燼撐出一個巨大的空洞。



經由磨損跡證以及質譜儀分析,戒環可能曾套在同一節手指數十年之久。那些戒環的硬度甚高,諸君,你可以想見,套在血肉之外是多麼不舒服,多麼殘酷的刑罰啊。考古學界廣泛認為,戒環是遠古人類大規模實施奴役制度的強烈證據。甚至,戒環某些尚未完全損毀的痕跡,例如Tiff或Cart之類的字母,可能暗示刑徒曾犯下的罪行。當然,也有少數學者持反對意見,認為那印記純粹只是商業化製作刑具的標誌罷了。

這就是我最後的記憶了。可是,在平衡局的隔間裡,穿著白色制服的官員反覆詰問,我希望我記得的更少。也許是為了套出更多資訊,也許只單純因為我是關係人,官員竟然擷取了他和她的記憶,將整個犯罪過程播放給我觀看。法律規定,不得任意取用公民的情感與記憶資料庫,然而,罪犯除外。

記憶投影儀的全景影像,闃然無聲,色彩卻格外鮮明。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他們。他們豐滿的球狀身軀漂浮半空,兩人對視,顯得淡漠,完整,滿足,置身一切事外。

聽眾之間出現喧鬧聲。這太瘋狂了,我聽見隔壁幾桌的學者帶著煙硝味嚷嚷。然而,他毫無所畏,顯然還不肯罷手。如果他無法被認可為先知,今晚的演講就將成為他在學術界的祭典了。

他暫停片刻,環視四周,彷彿只要等待夠久,那個解答就會自動從黑暗裡現身。懸疑的寂靜在會場裡累積至高點。於是他說:諸君,我們找到那個失去的環節了。

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他們。他們豐滿的球狀身軀漂浮半空,兩人對視,顯得淡漠,完整,滿足,置身一切事外。

我突然想起,因為過去種種,那個體,應該也蘊含很多的我吧。根據官員說法,人類數量減少一個,很可能嚴重影響整個社會的平衡。為了避免後續類似事件,他們,或者,應該說是他她,將永遠禁錮在無形的重力監牢,放逐於人類社會之外。

正如神話所描述的,他們完整了。他她是人類僅有的完整的個體,卻只能完整在自己之內,再也不見容社會。感受是複雜的。不盡然是悲傷。儘管只有少數人知曉,他證實了他的學說,而我則在古蹟之外親身見證了歷史。對於微微擾動了人類的整體平衡,我感到無限的悔恨與愧疚。我希望能經歷那樣的激情。我多麼希望,那噬人的,或被噬的,是我啊。(下)



我們很難推算,人類經過幾百年才真能剝落肢體,又經過多少時日,才發展出再生能力。但在當時,戒環可能成為某種便於辨識的標示,代表著佩戴者渴望交換的強烈意願,以及忍受痛楚的能力,因而在某些層面,強化了人類個體之間的鍵結。這也才足以解釋,為何戒環的式樣大負債整合多為成對出現,而佩帶成對戒環的屍骸,總在鄰近之處挖掘出來。


9FAD03AD1950681E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房屋二胎

p99lj97rv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