個人信貸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(一)前言 近幾年大陸經濟增長速度趨緩,粗放快速型發展方式一直難以根本改變,加上勞動力增長變緩、產能過剩、地方債務、企業效益下滑等壓力,經濟潛在增長率趨降。面對這樣的經濟新常態,近幾年大陸經濟政策的優先目標是深化改革,激發經濟增長動力,力求經濟軟著陸,保持經濟增速7%底線。 今年上半年大陸經濟維持7%的增長率,比去年全年增速減少0.4%。有分析認為,這樣的增長速度在合理區間,而且就業形勢穩定、居民收入增速高於GDP增速、產業結構繼續優化、對外直接投資增長、改革紅利在繼續釋放、經濟增長質量提高,認為第二季度是經濟下滑的觸底期,下半年經濟增長率將會快於上半年。但亦有人認為,上半年經濟改善的程度低於預期,經濟增長持續減速,下半年及今後一個時期可能還會面臨較大的下滑壓力。 今年是「十二五」最後一年,也是「十三五」規劃之年。如何全面深入分析認識經濟形勢,擬訂新的政策至關重要。接下來大陸將持續降息降準、擴大財政支出,和實施重大投資消費工程等穩增長政策,提升下半年經濟增速,為即將到來的新五年規劃奠基。 (二)「保7」潛藏衰退 看待大陸經濟成長增速放緩,分析經濟變化及預測未來走勢,往往不同的立場與觀察角度有不一樣的結論。 大陸上半年GDP同比增長7.0%,官方及若干媒體認為經濟在政策刺激下正趨於穩定,包括:1、就業指標表現亮眼。上半年城鎮新增就業718萬人,完成全年目標的71.8%,失業率5.1%左右,就業形勢總體穩定。2、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10,931元,人均收入同比增長9.0%,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7.6%,增速快於GDP。3、第三產業增加值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為49.5%,比上年同期提高2.1%,經濟結構調整初現成效。4、新增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雙雙創下年內次高,反映出經濟趨穩的跡象。5、通縮高峰已經過去,物價開始進入溫和回升通道。6、上半年實際使用外資4,205億元人民幣(折合684億美元),同比增長8%,較去年同期的2.2%大幅提升,預計今年實際使用外資將達1,250億美元。除了量的增長,利用外資方式也不斷優化。整體而言,經濟增速底部已經顯露,全年增長率有望略高於7%。 然而在看到成長面的同時,也有更多衰退的事實,包括: 1、生產領域明顯通縮。截至今年6月份,大陸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PPI連續40個月負增長。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,7月值47.8,低於6月的49.4,是連續第五個月低於50臨界值。其中7月新業務總量和新出口訂單量重新陷入下降趨勢,製造商減產,產出創下2011年11月以來最大收縮率,企業進一步壓縮用工和採購,採購數量創下2012年1月以來最顯著減幅,表明實體經濟放緩超過預期。 2、從生產要素觀察,上半年發電量和用電量同比僅分別增長0.6%和貸款1.3%,增幅分別放緩5.2%和4%;鐵路貨運量同比持續負增長,下滑幅度逐月遞增,從1月的-7.9%擴大至上半年的-9.7%;粗鋼、水泥、煤、鐵產量同比均為負增長(-1.3%、-5.3%、-5.8%、-2.3%)。 3、消費方面。上半年CPI同比上漲1.3%,漲幅比去年同期低1%,低於3.0%的調控目標1.7%,潛在通縮風險仍大。 4、工業企業效益明顯下滑。2015年工業企業利潤增速再創新低,同比增速「由正轉負」。1至5月,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總額22,547億元人民幣,同比下降0.8%。分行業看,前六個月,規模以上煤炭企業實現利潤200.5億元,僅為2012年同期的10.5%;而虧損企業虧損額達484.1億元,虧損面達70%以上。 5、財政收入增幅降低。根據大陸「財政部」7月15日發布的數據,今年企業貸款上半年財政收入79,600億元人民幣,比上年同期增長6.6%;稅收收入66,507億元,同比增長3.5%。但增幅首次低於GDP增速,也是1992年以來的新低。其原因有進口下降導致進口稅收大幅下降、工業增長放緩、企業利潤增幅回落、商品房銷售低迷等。 6、金融領域和實體經濟領域流動性狀況背離明顯。2014年底以來多次降準、降息,今年上半年流動性環境漸趨寬鬆,人民幣貸款增加6.56兆元,同比多增5,371億元;但在新增貸款增加的背景下,上半年投資來自國內貸款的資金為2.95兆元,同比反而減少1,492.3億元。新增貸款中用於新增投資的比重過低,原因是企業投資的積極性不高,銀行對經濟的悲觀預期也減低放貸意願。7、債務水平以更快的速度增加。降息和降準抵銷了減少債務的努力,增加了金融風險。根據彭博社統計數據,截至6月底,大陸企業和家庭的未償還貸款為GDP的207%,遠遠超過2008年的125%。法國興業銀行經濟師姚煒曾說,大陸要擺脫債務深淵可能需要十年。 8、經濟新增長點仍不明顯。目前通信科技、互聯網金融等新產業發展較快,但仍無法完全取代傳統產業。大陸經濟處於舊經濟增長方式衰退、新亮點還沒壯大的時期。 鑒於諸多衰退現象與產業發展之青黃不接,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認為大陸經濟擴張速度正陷入1990年以來的新低,將大陸視為全球增長的潛在風險源頭之一。 (三)未來政策與發展趨勢 一般而言,由於季節性因素,下半年經濟增長壓力通常較上半年大。目前壓力的根源主要是全球經濟復甦緩慢,需求疲軟,導致大陸進出口下降。由當前世界經濟與金融形勢看,多數國家的貨幣急速貶值對貿易沒有起到提振作用;油價短期內不可能大幅回升,加上大宗商品價格下跌,世界經濟通縮風險越來越大。因此大陸經濟增長更多依靠內需,未來的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仍將維持寬鬆,預計今年仍將有2至3次降準備率、1至2次降息的可能性。 從投資來看,為了制止經濟下滑壓力,大陸決定「加大定向調控力度」,將啟動新一批基建投資項目。6月初大陸「財政部」下達第二批1兆元置換債券額度,6月24日設立規模為3,000億的「中國保險投資基金」,7月8日大陸「國務院」確定239億元投資,投資項目涉及鐵路、公路、水利、棚戶改造、「一帶一路」建設項目、京津冀一體化、長江中游城市群建設。此外還計畫發行超過一兆元人民幣的專項金融債券,將主要用於啟動各大城市的基礎建設。 擴大基建投資的做法和2008年四兆元刺激方案類似,顯示大陸面對經濟問題缺乏創新調控手段,只能採取過去的作法,增加政府投資刺激經濟增長。直接投入或支持基建投資,確實有刺激經濟增長的效果,但同時也有邊際效益遞減效應。2008年推出的刺激方案有效穩住了經濟形勢,但也衍生出明顯的金融泡沫。這次擴大基建投資可能促使2015年經濟增速出現「前低後穩」,第三、四季度GDP增速可能分別為7.1%和7.2%,全年GDP增速可能為7.1%左右。但要達成目標,恐將先通過兩重考驗。 一是克服投資效率下降的趨勢。過去大陸在「九五」、「十五」期間固定資產投資每投入五元,約可使當年的GDP增加一元,效率為5:1。但2014年固定資產投資50兆,GDP增長是4.33兆,變成11.5:1,投資效率大幅度下降。 二是克服政策落實時效遲滯。過去受到行政程序複雜、地方抵制等因素影響,多項調控政策執行相對較慢,雖然中共中央不斷簡政放權,但基層企業真正獲益卻十分有限,影響資金運行效率和經濟增長。據稱目前大陸「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」14次會議已經審議50項改革舉措,通過了其中的37項,但實際改革進展有限,如戶籍制度改革在很多省份沒有變化,金融領域部分改革仍在徘徊,政策措施落實不到位。 (四)結語 大陸經濟發展面臨嚴峻的內外挑戰,內部多項成本優勢正在削弱,外部有日益激烈的國際資源、技術競爭,尤其是世界經濟仍將處於「弱復甦、慢增長、低就業、高風險」的「平庸增長」狀態,嚴重衝擊大陸的市場開發與產業發展。展望未來,大陸將會維持寬鬆政策環境,惟現在至年底時程緊迫,成效如何備受矚目。 (來源/中國國民黨中央政策委員會大陸情勢雙週報第1695期) 【中央網路報】

本報特稿/大陸經濟現況與前景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本報特稿-大陸經濟現況與前景-010000445.html

債務協商房屋貸款

61C22235965755BC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房屋二胎

p99lj97rv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